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行业视角

党报为煤炭发声、发改委说不要一刀切限煤,关键还得看怎么用

人民日报:“去煤化”不能操之过急,煤的黄金时代远没有结束

纵览世界,发达国家用了上百年时间,从煤炭时代过渡到油气时代。而在中国,煤炭工业不过真正兴盛了几十年。曾几何时,有多少烟筒冒烟,常被人们用来衡量一个地方的工业水平。短短几十年过去,“冒烟的烟筒”让人联想到污染,“煤老虎”也不再底气十足。

华北一场大规模的“煤改气”计划,就因为天然气的短缺而遇上瓶颈,这充分提醒人们,缺油少气的国情依然会是我们国家一个长期难以缓解的矛盾。“风水光核”等新能源各有各的不足,没有哪个可以立即取代煤的“能源一哥”地位

杨凯 :作为党报,在煤炭被很多人视为雾霾元凶、避之不及的情况下,站出来为煤炭发声,着实值得被点赞。认识到我国国情,承认煤炭的历史地位与现实地位,肯定煤炭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重要作用,是真正的从实际出发与实事求是。

我们已经再三强调,煤炭只是一种资源,它的清洁与否,关键要看如何使用。比如,将大量散煤使用改为集中高效使用,本身也是一种清洁利用。禁煤治霾目的没错,只是有些操之过急。在本身还离不开煤炭的情况下,将煤炭视为洪水猛兽难免会让煤炭人有些伤心。

发改委八举措保清洁煤供应 要求不得一刀切限煤

12月26日,为加大清洁煤供应力度,确保群众温暖过冬,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国家能源局综合司联合印发《关于加大清洁煤供应确保群众温暖过冬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推广使用清洁煤,不得采取“一刀切”的限煤措施,可以有效缓解当前冬季供暖压力,也是推进散煤治理、构建清洁供暖体系的重要渠道。

张飞龙 :我国天然气高度依赖进口,进口依赖度一直在35-40%左右。虽然今年以来产量同比有所增加,但远不能满足2017年的“煤改气”规划,还是造成了天然气的大规模短缺,价格也从4000元/吨攀升至近万元每吨,达到了美国天然气价格的近10倍。除了在量上天然气存在不足之外,天然气的应用还需管道等广泛的基础设施建设,“煤改气”,“煤改电”应该逐步分区域地推进

春节到来之前煤市需求转淡

临近春节,从二月初开始,随着下游工业企业陆续停产放假,下游采购接货热情下降,港口煤炭发运量下滑。由于运输计划的合理调配及进口煤的通关补充;加之下游需求减弱,预计南方沿海地区煤炭供给紧张的局面将改善,市场价格高位运行的基础松动,煤炭价格下行的概率增加,沿海煤市将转淡。

张飞龙 :12月以来,沿海市场煤炭的供求错配使得市场价格再度站上了“700”元/吨。进入1月后,主要推涨动力之一的进口限制政策已确认解除,华东及华南港口进口煤的再次进入将有效缓解沿海市场的紧缺形势。此外,从季节性周期看电厂日耗规模将从1月中旬后逐步见顶回落,假日效应也将开始显现,电厂补库需求将明显降低。因此,1月中旬左右沿海市场或将迎来本轮上涨的高点。

2018年将大力化解煤电过剩产能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12月26日表示,2018年将大力化解煤电过剩产能,到“十三五”末,全国要完成取消和推迟煤电建设项目约1.5亿千瓦,淘汰煤电落后产能2000万千瓦,煤电装机占比降至约55%。

据悉,我国全面启动并累计实施煤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6.4亿千瓦、节能改造约5.3亿千瓦。2018年,我国将统筹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争取到“十三五”末,现役燃煤发电机组经改造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10克标准煤/千瓦时,30万千瓦级以及具备条件的燃煤机组全部实现超低排放

杨凯 :在煤炭两年内化解过剩产能超过5亿吨、煤炭市场逐渐进入平稳运行状态的情况下,煤电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凸显了出来。煤电过剩问题不是现在才有的,但在设备平均利用小时逐年下降和煤炭价格恢复到正常水平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变得更为明显、更为突出。作为国民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基础能源产业,电力产业的地位举足轻重。在我国,一次能源尤其是煤炭仍为主要电力能源来源,健康发展的煤电产业无论是对国民经济发展,还是对煤炭产业的发展,都是十分重要的。和煤炭一样,煤电去产能的过程,也是产业升级的过程,希望这个过程更快,煤电产业发展更好。

在去产能过程中,人们还应该反思的问题是,作为基础性行业,煤炭与煤电如此大规模的产能过剩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今后如何尽量避免类似问题的出现。毕竟,两个如此重要行业的健康发展,对谁都好。

山西煤企签下“普通股权投资还债”式100亿元债转股

26日,山西七大主力煤企之一――晋能集团和农业银行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农银投资”)在太原签署市场化债转股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是农银投资在全国首单参与的“普通股权投资还债”市场化债转股项目。

过去数年,山西煤企负债率普遍较高,产业转型升级所需资金空缺较大。2017年以来,在“煤炭去产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多重利好作用下,山西煤企效益回升,走出最困难时期

杨凯 :市场化债转股对缓解煤企的财务压力有所帮助,可以让企业甩掉一些包袱轻装上阵,也是较好的能够平衡各方利益的方法。但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在煤炭去产能政策收到成效、煤炭市场恢复平稳运行、未来发展风险减小的情况下,债转股也会让企业损失掉一部分今后的收益。从这个角度来说,煤炭企业的“付出”实际上也是蛮大的。前些年曾有要创建煤炭银行的消息,但后来便无声无息了。作为周期性较强的基础性行业,煤炭行业需要更“对路”的金融服务

铁路货运价改“升级”扩围并提高波幅

价改再破一块“坚冰”——铁路货运价格市场调节价扩围并提高波幅。国家发改委26日发布《关于深化铁路货运价格市场化改革等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对铁路集装箱、零担各类货物运输价格等12个货物品类运输价格实行市场调节,由铁路运输企业依法自主制定,自2018年1月1日起执行。

根据《通知》,实行政府指导价的整车运输各货物品类基准运价不变,铁路运输企业可以国家规定的基准运价为基础,在上浮不超过15%、下浮不限的范围内,根据市场供求状况自主确定具体运价水平。

杨凯 :“坚冰”终于再次松动,表明价格改革正在稳步推进,大量运输成本占最终价格半数左右甚至更高的煤炭可望获得更低的运费。但在“铁老大”一家独大,或者说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的情况下,对此次变化可能带来的成果也只能“谨慎乐观”

2017煤炭知多少?

聚焦2017煤市供与需

在去产能与保供应政策的相互配合下,2017年,我国煤炭供需结构呈现出紧平衡、阶段性偏紧的状态。从供给端看,今年我国煤炭行业去产能稳步推进,提前超额完成了全年目标。从需求端看,今年下游行业整体需求旺盛。同时,在直供直销、中长期合同等多措施的作用下,煤炭的供与需也持续在向相对平衡的状态发展。

煤炭去产能提前完成 煤矿数量两年减少3800处

按照计划,今年煤炭去产能目标是1.5亿吨以上,到10月份已经超额完成。

以煤炭大省山西省为例,2017年计划关闭18座煤矿,退出产能1740万吨,到5月已经全部停工停产。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今年底全国煤矿数量将从2015年的1.08万处进一步减少到7000处左右。我国于2016年提出的用3年至5年时间,煤炭产能再退出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的任务有望在2018年基本完成,或有可能提前完成。

神华和国电合并将改写煤电行业格局

神华国电的重组开启了国内煤电行业重组的先河以及煤电一体化经营的新模式,被称为新一轮中央企业改革的样本。

接下来,以神华国电合并为榜样,不排除其它的煤企和电企再进行类似的重组。

长久以来,煤企和电企这对“冤家”,一直以来都处于跷跷板的两端,要么你亏损,要么我亏损。有时候不得不依靠政府出手,来缓解双方的矛盾。

随着煤炭市场的回暖,煤电矛盾愈发尖锐,在国家能源集团的示范下,煤炭行业兼并重组迎来高潮,煤电联营也被认为是缓解煤电矛盾的有效举措。因此,“十三五”后期,一批煤企以及煤电巨无霸有望诞生。

来源:中国煤炭报